大武汉路灯走向5G智能新时代

来源:九州酷游

  1906年,武汉市的街道照明进入电灯时代,115年后的2021年5月10日,暴雨倾城白昼如夜,因光感应系统感应到光照度极低,中心城区19万余盏路灯在14时45分起全部自动开启,为市内道路提供紧急照明。

  1843年,上海街头出现中国最早的路灯,是盏煤油灯,人工点取,天亮后熄灭。直到1879年,外商轮船码头用一台10马力的内燃机发电,才亮起中国第一盏电灯。

  武汉的第一盏路灯,出现在1893年,也是盏油灯,用于工厂自备照明。直至1906年5月,英商在汉口界限路8号,也就是现在的汉口合作路湖北电力博物馆所在地,创办汉口英商电灯公司,并在街头安装3盏电灯路灯,武汉街道照明才进入了电灯时代。

  1908年8月,由浙江商人宋炜臣等创办的既济水电公司大王庙电厂投入发电,有了电,路灯也就出现了。1924年出生的老汉口人周群娣回忆,小时候城市里路灯很少,虽然光亮微弱得像萤火虫,但只有住在租界附近的老武汉人,才有机会见得着。《武汉文史资料》记载:“那时,在汉口地区只有法租界和英租界等闹市区安装有路灯。这些路灯属各租界管辖,低压用户线路供电,雇用一个工人名叫万国卿,他推着一辆手推车,负责修灯换泡工作。”根据当时的统计资料显示,汉口和武昌总共只有70余盏路灯。

  1930年3月,既济水电公司开始敷设路灯专线月,湖北省政府指令当时的武昌市政处为主席委员,成立了由军、警、政、电厂、商会、用户、电气专家组成的“武昌路灯管理委员会”负责管理路灯。

  1949年5月16日武汉解放,当年10月,武汉市公告由市建设局、鄂南电力公司等组建“武汉市路灯水门管理委员会”,路灯管理走上正轨。这个管理委员会就是今天武汉市路灯管理服务中心的前身。1949年,全市路灯达到7919盏,高压线公里,低压路灯线年全市路灯突破一万盏,次年,全市路灯超过12000盏。1962年达到19832盏。

  资料显示,2002年武汉市路灯68345盏。20年不到,随着城市大发展,武汉市路灯总数已达到191967盏(其中:高压钠灯82018盏、节能型荧光灯65150盏、LED路灯44799盏),电杆143298根。

  从事路灯维护工作一辈子的王予鄂回忆,少时的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一辈子会跟路灯打交道。在他眼里,武汉市路面的灯很不起眼,“又暗又没有特色”。初入行,王予鄂就深切体会到路灯维护工的艰辛,“当时的施工方式主要是人挑肩扛,生产工具也只不过是三轮车、板车和竹梯、踩板、爬钩”。王予鄂说,那个时候施工条件差,没有机械帮忙,只能人工打洞、立杆,一个工班好几人,一天下来也只能组立十几盏灯,生产效率十分低下。 “这只是施工建设,维护工作更加不易”,王予鄂称,当时他在武昌工区,有时接到青山白玉山的报修通知,踩一辆二八自行车,一去一回就是一天。

  随着5G赋能下智慧城市的不断酝酿和布局,城市路灯发生革命性变革,拥有与未来城市相匹配的接口,融入智慧城市的格局之中。2018年的中秋节,武汉中心城区主干道的解放大道三阳路、澳门路2.3公里路段双边,亮起150盏“智慧路灯”。除了照明,这些路灯集成了道路监控、气象监测、信息发布屏、充电桩等功能,称得上是一杆多能的“共享灯杆”。光带能调出多种颜色,如同霓虹闪烁。在节日或特殊时段,灯光还可以“起舞”,或随着交通流量的密度变化变色,起到示警作用。另外,灯杆上还可搭载公安、交管的监控探头对道路公共安全进行视频监测。灯杆背侧的超大LED显示屏能滚屏播出天气预报等公共信息,也能实时监测PM2.5数值进行屏显。重要路口的部分灯杆基座上设置触控屏,行人可以查询地理、景点旅游、商业购物等信息,政府发布的新闻、示警、公益广告等也可以通过触控屏显示出来。有些灯杆还集成了广播功能。

  2019年开始,武汉市路灯管理服务中心就开始布局智慧路灯,通过大量实践,已不声不响蹚出一条行之有效的智慧城市建设之路。通过分布武汉市的多个感应装置,实时监控各个时段的气象和光照度变化,进而根据不同的反馈数据,通过系统平台进行智能调控,实现不同气候环境下的开关灯控制。针对武汉市春夏季降雨量大的特点,试点在部分路灯设备上安装了水浸检测装置。当超过正常水位值时,系统会发出警报,同时执行关闭回路策略。

  据了解,为进一步加强设备的智能化管理和控制,武汉市路灯管理服务中心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路灯现状的分析和“智慧路灯”的可行性研究。目前,该中心在“智慧路灯”方面的研究已初具成效,其所使用的城市道路照明综合管理系统平台不仅能根据每一盏路灯所在地的晴雨、气温、风向风力和日出日落时间,智能设置其开关时间;还能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雨天气,自动预判天气变化,对下一步工作作出及时响应。据统计,自该平台投运使用以来,已多次在此类恶劣天气及时响应,为武汉市民的平安出行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力量。

400-677-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