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街对面看到了电脑屏幕中的“脱衣舞女郎”……

来源:九州酷游

  我在街对面认出了韦克斯,她看上去跟我在电脑屏幕上看到的她并无差异。二十多岁,小巧玲珑,体态精瘦又迷人,还戴着两个鼻环。她急忙忙地来到我们约好的咖啡厅,还因为迟到而一直道歉。她刚刚结束一场「直播」,这份工作一个小时的薪酬甚至比很多人每周的薪水还要多。韦克斯是英国最受欢迎的女主播之一。她的工作就是待在舒适的卧室里,每周发发照片、聊天互动、在镜头前给上千人跳脱衣舞、表演,等等。每隔一两天韦克斯都会在 Chaturbate网站里进行表演,每次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近千名观众收看。不过,她的工作远不止在镜头前脱衣服而已。

  韦克斯的一天通常是这样进行的:首先要花好几个小时查看社交账号,更新状态;与粉丝交流互动,回复邮件,发布最新的直播消息;偶尔会给经常看直播的粉丝以及打赏的「大金主」们写写感谢信;为粉丝后援会的成员拍照、录视频等。这是一份全职工作,但是韦克斯认为自己只是个业余选手,只是一个喜欢在网络上表现自我的「普通」女生,而且她认为自己十分幸运,能够凭借这份工作谋生。有这种想法的并不只有韦克斯一人。

  网络使得搜寻色情内容变得十分简单,也降低了色情制品的制作及贩售成本借助高质量的网络摄像头及宽带,任何人都能坐在家中自制色情影片。许多人会将自制的低成本图片和视频从性感的自拍照到真枪实战的成人视频上传至网络。现如今主宰成人影片市场的不再是专业艳星,而是一个个普通大众。

  目前观看量最高的四家成人视频网站都是免费的,且都充斥着自制的色情影像。15家访问量最高的成人网站里的大约200万个视频是由非专业人士制作并发布的。尽管没法得到确切的数据,但是传统的色情产业(虽然还没消失)因此遭受了巨大的冲击。据自由言论联盟估计,2007年至2011年间,由于互联网上免费色情内容的数量大增,全球(包括美国)的色情产业收入减少了约50%。

  1993年11月,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了摄像头与互联网的连接。在此之前,人们一直利用计算机的联网功能来获取色情资料。20世纪80年代,BBS的用户们会在网上四处闲逛,搜寻可以调戏勾搭的对象,幸运的话,还能促成一段「网恋」。20世纪90年代,可以阅读并发布色情小说作品的 Usenet群组风靡一时;1991年5月,史上首个 Usenet色情小说群组成立,名字叫做「rec.arts.erotica」。

  在此分类之下,陆陆续续又有一系列各类取向的子群组横空出世,甚至有一个名为「alt startrek. creative.erotica. moderated」的小组,以《星际迷航》为色情作品的创作主题。虽然网络中的成人影像数量总是有夸大的嫌疑,且总会引起人们的道德不适感,但无法否认,互联网确实流传着数量庞大的色情影像资料。1993年,一家色情BBS网站凭借向数千名用户售卖色情图片和视频,大赚320万美元。截至1997年,网络中的色情网站数量就有28000至72000多家。据目前统计,色情内容在所有网站中约占4%至30%不等。

  1996年4月,一位美国大学生珍妮弗林利注册成立了一家叫做「珍妮视频」的网站,记录并拍摄下自己做的各项活动,从刷牙到脱衣舞都有,并放在平台上进行直播。珍妮弗是史上第一位「女主播」,按她的话说,她的动机是为观众提供「观察虚拟人类动物园」的平台。

  在网站巅峰时期,有近4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这一令人震惊的直播生活模式。林利迅速从她的高人气中嗅到了商机。1998年,她将网站设定为两种不同的模式:免费观看和付费观看。付费模式即只需缴纳15美元的年费就可浏览每2分钟更新的照片(免费模式,则需等待20分钟才能浏览到更新的照片)。

  数月内,有成百上千位表演者在全网纷纷建立起了自己的个人直播网站。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是业余人士,且网站模式多为付费观看。这些个人网站与「珍妮视频」的运作模式并无大异,其中有一个叫做「偷窥宿舍」(VoyeurDorm)的直播网站,曾利用31个摄像头24小时不间断直播五个大学生的日常生活。

  2001年,匈牙利企业家哲尔吉高詹创办了一档情色互联网真人秀「茉莉直播」,此后这家网站迅速成长为一家付费表演平台,为业余人士和有志于此的模特们提供表演机会。尽管仍处于十分小众的地位,直播俨然成为一个利润巨大的产业。紧接着,新一代的直播网站出现了:2004年成立的 MyFreeCams以及2011年的 Chaturbate都是提供免费、专业制作并进行定期维护服务的直播网站,直播的人气指数开始暴涨。

  从单次访问人数来看,Chaturbate是规模最大的直播网站之一,人气仅次于「茉莉直播」。在任一时间点,该平台上都有约6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主播在线,他们坐在家中,只需打开摄像头,即可为登录进入 Chaturbate房间的观众进行直播表演。

  Chaturbate不收取用户的注册费以及订阅费,表演者仅仅通过观众「打赏」的小费来挣钱。主播们通常一天表演一到两次,每次时长约1小时。表演期间,观众可以用网站的代币进行打赏,而这种代币则需要在网站购买。 Chaturbate的首席技术官雪利,年龄在30岁上下,网站几乎都是他一人进行打理的,他向我解释了下平台的运作模式:主播们授权 Chaturbate的平台进行直播,平台抽取主播60%的打赏收入,作为提供技术支持、网站维护、支付程序,以及按雪利的话来讲,「平台的知名度」等资源的各项成本费用。

  的确, Chaturbate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平台,每天的访问量约有300万人次,潜在的打赏用户也不在少数。 Chaturbate平台的表演者们,并非人人都具备成人影星的外在条件。在2013年一项针对美国7000位专业成人女星的调查中显示,女演员们的平均身高为165厘米,三围数字分别是34-24-34。当然,有些女主播们的外在形象确实非常出挑,不过也有一些人并不满足这些条件。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约有5万名女主播,每日往来于自家卧室及工作室之间准备表演,她们大多来自北美以及欧洲地区。尽管表演者中也不乏男性、跨性别者及情侣的身影,不过这个行业的表演者还是以年龄20到30岁的女主播为主。确切的数据资料难以知晓,有些人会以此为全职工作,例如韦克斯;也有部分人只想尝个新鲜,或者是借此机会赚点外快。在 Chaturbate能够很轻易地找到这样的内容(我已经找到了):一对中年夫妇兴致盎然地表演活塞运动;赤身裸体的男性弹吉他;百无聊赖的女性静静地坐着;跨性别者的纵欲狂欢;镜头前火力全开的男性生殖器(这是当然);此外还有主播们花样百出的前戏和后戏表演。人气最高的主播们在开演时观看人数轻松破千,也有的直播室只有十几个观众。总而言之,所有人都能在此找到乐趣。

  据《纽约时报》报道,直播已成为一个规模庞大的全球性产业,产值每年高达十亿美元,约占整个色情产业的20%。大型的直播社群也逐渐形成,目前已有多家线上论坛及应援群组,主播可以在此与粉丝会面、交流和互动。直播是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崭新世界,而成员不过是一群拥有摄像头的普通人,就像韦克斯一样。但究竟是什么让这些普通人变得如此受欢迎呢?

  韦克斯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女主播。当她还在念大学的时候,为了赚取外快,曾签约了一家制作软色情制品的公司「神的女孩」,并拍摄了几组照片。一天,她偶然听到公司里的人在议论直播是个赚钱的好方法。在做过一番调查之后,韦克斯立即购买了专业的摄像头,与当地的一家直播公司签约,开始在 Skype上进行个人表演。她回忆道:「第一次表演的时候我紧张坏了,话说太多了,当时直播间有20个人左右,不过那种感觉超棒!当时大约赚了30英镑吧。」此后,韦克斯便加入了 Chaturbate,没多久她的收入就足以与一份全职工作的薪酬相匹敌。

  我问韦克斯,在她眼里自己受欢迎的理由是什么,她回答说:「传统的色情影片太过程式化,而且一点也不现实,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处在真实房间里的真人吧。」米德尔塞克斯大学的文化研究教授费奥纳·阿特伍德也提出了相似的看法,她说:「比起主流的色情制品,直播的体验更佳,更为真实、生动且形式更加创新。」

400-677-3888